>

白酒塑化剂后白酒业值得反思的问题

- 编辑:汾酒20年价格42度_酒业资讯,酒类信息_酒酒信息网 -

白酒塑化剂后白酒业值得反思的问题

  酒鬼酒是我国高端酒行列品牌,在2012年11月19日被爆由上海天祥质量技术服务有限公司查出塑化剂超标2.6倍。酒鬼酒公司针对此事,却认为检测不够权威,甚至怀疑被检测的酒是否出自酒鬼酒公司。广州市质监局表示,白酒检测标准中没有塑化剂项目的检测要求。中国受此事件影响,没有停牌的白酒类上市公司仍遭遇资金打压,2012年11月20日早盘白酒股大跌之后午后再度暴跌。

   随后,白酒“塑化剂事件”在“某机构”的操作下,继续发酵,上演了一场罗生门,茅台、五粮液、洋河等(多为上市公司)11种白酒均被某些机构送检,导致整个白酒板块股票一度下跌20%以上,其中,茅台股价一度呈弱势震荡态势。目前,已经媒体证明,送检茅台之人——“水晶皇”不是一个人,而是一个做空团队。至此,一场“做空白酒”从中牟利的连环局已暴露,可谓环环相扣,处处惊心。

  

   白酒“塑化剂事件”选在“央视黄金资源广告招标会”第二天这个特殊时间爆发,由一家媒体触发,其它媒体(尤其网络)集体跟进,穷追猛打,可谓意味深长,发人深思。

  

   世纪末惊魂——“白酒低谷”十年祭

  

   有业界人士认为,白酒行业的这场“塑化剂风波”,将可与1990年代末的“秦池事件(1997年)”相提并论。“秦池事件”导致白酒产业进入长达5-6年的“低谷冬眠期”,至2003年才触底反弹,走向复兴。屈指算来,“白酒低谷”正好十年。

  

   众所周知,当时的“秦池事件”是因“央视标王”引起。一家媒体惊诧“标王”的豪气,牵头暗访,曝光出所谓“秦池酒精勾兑门”(现在来看,当时的曝光纯属“说外行话”,秦池所谓“拉原酒、食用酒精勾兑”并不是什么问题,因为“食用酒精勾兑或原酒勾兑”是世界流行的、国标允许的酿酒工艺之一,但企业面对媒体的幼稚和无知无为导致了这场灾难),其他媒体迅速跟进,形成舆论狂潮,把行业推向低谷。回忆10年前发生的前因后果,似乎历历在目,触目惊心。

  

   事实上,在秦池“标王事件”之前的1995年,已经透出一个重要信息。这一年,国家23个部委提出:“今后公宴不喝白酒,改用果酒,以后进一步发展成不喝白酒和进口酒”,这一“意见”的出台,彰显了“政策”及“上层消费”对白酒市场的看法和影响。但并没由引起行业足够的重视,反而欲罢不能,更加疯狂的把钱集中砸向央视,接着产生了1996年的“孔府宴标王”和1997年的“秦池标王”,媒体由此开始好奇关注,引发暗访。

  

   似乎“屋漏偏遭连阴雨”,接着1998年,又发生了伤残几十人、震惊海内外的“山西朔州毒酒案”。此事惊动中央,原总书记亲自打电话过问。沉重打击了白酒行业的信誉。

  

   紧接着1999年,又发生了所谓的“新型白酒事件”。某著名白酒专家在一次会议上提出了“新型白酒是21世纪白酒发展方向”的观点,某媒体在商战的幕后驱使下,歪曲发表了《中国白酒协会负责人揭“老底”——七成白酒系食用酒精勾兑》一文。继而全国各地一些电台、报刊相继转载此文,在全国引起轩然大波。尽管,这场风波“最终以新型白酒发展方向被国家和消费者认同而告终,人们对白酒不再闻‘新’色变,新型白酒产业从此获得更加顺利和快速发展”。但是,接二连三的负面新闻,无疑使白酒行业遭受了重创。

  

   整个白酒产业就在这样的背景下,承载着巨大的舆论压力,踉踉跄跄步入了新世纪。随后国家出台各种针对白酒的调控政策,如每瓶增收5毛从量税等,至使整个行业进入了全所未有的“寒冬低谷期”。

  

   由是,爆发“秦池事件”的1997年,也被行业人士称为白酒业的“拐点”。

  

   左右“拐点论”的那只手

  

   是什么让疯狂的“秦池们”演绎了炫目的白酒“标王时代”?进而又很快让损失惨重,集体坠入深渊呢?又是什么让其触底反弹,全线复苏的呢?

  

   “触底”仅仅因为舆论的曝光吗?“反弹”仅仅因为以川酒为代表的“老名酒优势的觉醒”吗?

  

   事实上,白酒“拐点论”的形成并没有这么简单。它是那只“看得见的手”和“看不见的手”共同作用的结果。如果说,内因(比如食品安全等)是那只“看得见的手”,外因(国内外政治经济大环境)便是那只“看不见的手”。分析了行业的内外因,我们便能预测这次“塑化剂事件”后,白酒行业能否迎来所谓的“拐点”,拐点以后的走势将会如何?

  

   不难发现,产生1990年代“标王时代”的外部环境是:1992年“小平南巡”掀起中国二次改革浪潮,这是对“89”质疑改革的回应,全国上下再次商潮涌动,经济反弹,高温发热,白酒行业借势发力,大做广告,风光无限。“标王们”随之闪亮登场。

  

   但是,1994年后“改革过热、物价膨胀”的议论也随之而来,中央开始实施“软着陆”的收紧政策,而白酒行业释放出的能量已经无法收回,完全靠着“广告惯性”往前走,对外部环境的变化似乎并不敏感,也没有一个组织或“有关专家”提醒。

  

   真正“拐点”的到来是1997年“亚洲金融危机”的爆发。1998年中国明显感受到“金融危机”所带来的寒流———需求萎缩,物价持续负增长,就业机会减少。而恰在这个时段,白酒行业爆发了以上提到的有关食品安全的“三大负面舆论浪潮”。可以说,在时局不利之时,白酒行业雪上加霜,无可奈何把自己送入了深渊。

  

   1997-1998年“拐点”之后,白酒又是怎么“走向复兴”的呢?

  

   可以看出,以1998年下半年为分水岭,中国分别择机实施了“适度从紧”与“积极扩张”的财政政策,1998年后,中国告别了短缺,进入所谓“过剩经济”时代,经济运行陷入了消费需求不足---商品库存增加---企业生产能力过剩---居民收入下降的非良性循环之中。

  

   2001年中国加入WTO。从国际形势看,进入新世纪,和平与发展成为时代的主题,这一年也是中国实施“十五”计划的第一年。中国政府对症下药,采取扩张性的财政政策:一、发行1500亿元长期建设国债,用于加快在建的国债项目和西部开发重点工程建设;二、千方百计以支持出口、吸引外资,做好应对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的各项工作;三、大幅度提高行政事业单位职工工资水平,及时调整税收政策,鼓励消费;四、清理整顿收费以减轻企业和社会负担;五、对储蓄存款利息恢复征收个人所得税,采取了宽松的货币政策;六、扩大社会投资,通过重点建设进行结构调整,推动基础设施、基础工业和高新技术产业的发展,缓解“瓶颈”制约,增强发展的后劲。

  

  等等。

  

   总之,1998年后,全国形成了迫切要求“扩大内需”的压力,经济工作的重心明确地转向阻止“软着陆”后惯性下滑甚至“熄火”的方向上来。在这种大的经济环境的刺激下,2003年底,白酒行业开始触底反弹,回暖复苏。

  

   分析认为,2004-2009年是白酒行业“触底反弹”后的高速发展期,也是经济大环境利好因素所致。但是,2010年以来的高速发展,属于前6年的“惯性期”,也是国家应对“2008年金融风暴”砸下4万亿的“充血期”。实际上,2010年以来国家的经济速度已经在放缓回落,出口、消费出现明显下滑,物价急剧上涨,为预防泡沫和不测,国家开始出台“抑制性”的宏观调控政策。

  

   这个时候的白酒市场已经出现“疲软苗头”,产量下降,价格虚高,炒家四起。但是,白酒行业发展的惯性已经停不下来,为了上位和“争取更大的胜利”,反而出现“更高更快”的扩张和广告投放现象,“2013年央视招标会”便是最好的注脚,如1990年代的“末期疯狂”如出一辙。

  

来源:中国白酒网

本文由酒业新闻发布,转载请注明来源:白酒塑化剂后白酒业值得反思的问题